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月草的博客

放松心情,随心而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、土地  

2011-11-07 17:4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又是一年中秋节到了,我一家口和妹妹一家三口回家看望父母,到了家门口中,发现门口田野黄豆树中有个人人影,女儿和晟晟高喊:“外公!”父亲从半人高的黄豆树中探出头走出来,立马放下手中的黄豆杆,边走边眯笑着说:“哎呀,我的雨琪和晟晟来了,回家哆。”于是我们跟着父亲走进了家门。

吃完晚饭,才五点多一点,父亲说:“时间还早,我们去看看小田冲的水库,现在水库维修得真是好了,坝下重新修了渠道,坝里面全新用水泥加固了,景色壮观多了。”于是,父亲,我和女儿,妹妹一家三口,老弟的一个一岁多和六岁多的女儿一行八人出发了。我们走了刚铺好的水泥马路上,几个小家伙一路上追追打打,吵吵闹闹。父亲就和路我们聊天,讲些村上邻里的事情。天气也凉爽,这天是阴天,吹着凉风,往田野一望,是一片金黄色,近看,弯弯的稻穗沉甸甸的,虽然今年是格外的干旱,可靠近水库的庄稼还是丰收的。间或有两邱田已经打了谷子了。那也是高坎上的田,不方便收割机进出的。如今,笔直的基耕道纵横田野间,也不愁担不动,都用板车或者拖拉机装稻谷。打了谷子的田里,有一两个老农弯坐在田埂上,一手握一根长长的竹杆,一手拿一根叶子烟悠然地吸着,看着田里正在捡谷子吃的大鸭子。那么大一群鸭子,足有二百多只吧,我感叹道,这才是真正地道的谷子鸭呢,味道一定美极了,我不禁对父亲说:爹,问问他鸭子卖不卖,我和细妹多买几只。”父亲遥喊:“大兄弟,今年喂子好多鸭?”“那边答道:“两百八。”“可以卖了吧?”“还要过一阵,现在正好有食吃,不用喂,留大部分进老鸭。”我们感叹可惜。

沿着马路,一边是水渠,渠都用上了水泥,水渠边上走着,回忆着儿童时代的故事,边跟女儿说:“小时候,渠里还没有糊上水泥,两边长满了深深的草,整天和几个伙伴在这渠里泡着,总是拿一只竹担箕,一个小桶子,在渠里篓鱼。借机会洗澡。”女儿羡慕地说,“哎,你们的童年真好玩呀。”

一会儿,两边又是茶山,今年的茶籽结得真好,缀满枝头,一个个茶籽骄傲地仰起头。茶林里是经过锄过的。回忆起小时候,总是在这里放牛,牛吃草时,和几个村里的伙伴就在那块在草坪里翻跟头,做倒立,反腰,做许多游戏。冷天有时烤糍粑吃。现在想来这些事晃如昨天,仿佛那笑声还在草坪上空加荡,那糍粑的香味正随风飘过来,我不由吸了一下鼻子。说得女儿直羡慕得要死。

不知不觉来到了水库坝边了,坝外面的那一面,全部翻修了,用水泥全部被分成了几大块,用中间和两边的阶梯变成了水泥的了。只是黄土上还没有植上草皮。下面的含洞出口的那截渠必道了,改得比原来直了,宽了。坝脚修了很多个大大的养鱼塘。走上坝上,风更大了,坝里面全用上了石头水泥,水库里的水不多了,还有挖土机在水库里作业。几百只雪白的鹅在坝里面歇着,有的引颈叫着。有的拍着翅膀追打着。景色很是壮观。这几年,水库里养的鱼销量很好,很受人们欢迎。

父亲说,跟他去看看他新造的杉木林吧。于是沿着水库一边走了一个山弯来到了父亲造的杉木林,正对父亲山的地方有一块草坪,父亲说就在草坪里坐坐。父亲问:“你们还记得在这山上摘茶籽的事吗?”我们说:“当然记得,那里还从家里带了中饭来,一直要摘到傍晚才回去。”父亲讲着他的山,现在这个弯全部改种了杉木林,已锄了两年了,明年再锄一年就不用锄了。就只用平时看护一下,十多年后等着收钱了。父亲已经六十多岁了,父亲你一定要长寿,等着收获你造的林木。水库周围的山全部造了林,现在长得郁郁葱葱,放眼上望,水库四周一片绿色,有竹子,松树,杉树,还有茶籽树。深浅不同,有的树木有二十多米高,成材可卖了。

回来的时候经过了小路,父亲要我们到他的包谷地里掰包谷吃。小家伙不管三七二十一,见着包谷就往下掰。我们则选了一些嫩包谷拿回家或蒸或炒来吃。

路上经过了父亲种的稻田,父亲说,哎呀,收割机一开到这儿,我就来守着把谷子收完。今年的谷子长得可真好呢。你们也不用去买米吃了,我这一亩田全部种了香米,又香又白又软的饭,比外面卖的强多了。新米一进仓,你们就来拿 米吧。稻子一收完,我马上就要种油菜,全部用耕田机打,我一个人就可以种二十担,人工可做不了那么多田。想起上半年,父亲为了抓紧收菜籽累得病倒了,说以后不种那么多。现在一看到田要荒,心里就舍不得,又想全部种上了,也好给几个儿女们送上香香的放心油。父亲又说:“你们说哪朝哪代政府给农民钱的,现在种田有补贴,种油菜也是政府出钱买菜籽种,不要钱的。”父亲满怀感激地说。听说明年政府要把稻谷杀虫的事解决掉,我们自己一年杀虫的费用每亩要七十块钱左右,但是政府出面全部杀虫就只要四十块钱一亩,而且不用自己动手,真好。我现在年纪大了,背喷雾器感觉到太重了,这样又减少了我的一个难题。

做了一辈子农民的父亲,对自己这片土地是越来越有感情,越来越眷恋了,有了像父亲一样的人,家乡才总是那么葱郁,那么富有生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